01051674334
設為首頁
收藏
聯系我們

服務查找: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确 認

中心新聞您現在的位置是:主頁 > 新聞中心 > 中心新聞 >

甲午殇祭

時間:2015-12-25  作者:admin  浏覽:98 [ 返回 ]

  今年适逢甲午戰敗兩個甲子,拜讀了陳悅先生幾本關于甲午戰争的著作。一百二十年前,一紙馬關條約斷送了中華崛起之路。不知那年國人的大國崛起夢,是否随着号稱亞洲第一世界第七的北洋水師,一起灰飛煙滅了。
  中學曆史書上的晚清一團漆黑,自鴉片戰争始至宣統退位,其間割地賠款喪權辱國,慈禧那句“量中華之物力,結與國之歡心”猶蕩在耳。但中國近代史的滿篇辛酸淚,不是簡單的是非善惡忠奸可以概括的,讀到傷心處,确知不能隻幾句腐朽與軟弱就埋沒了萬千烈骨忠魂。
  雖然自鴉片戰争後國門頓開,清王朝在熬過長達十四年的發匪之亂後,接踵而來的二次鴉片戰争又使帝都淪陷圓明園遭劫。但種種劫難卻在發匪平定後戛然而止,到甲午開戰前,中國迎來了三十多年基本太平的歲月,朝中有恭親王等主張改革,地方上洋務派興辦實業,國家在人才儲備、經濟基礎、思想文化上都出現了重大轉機。
  李鴻章的輪船招商局擠垮了美國的輪船公司,江南制造總局奠定了中國軍事工業的基礎;左宗棠的福州船政局配設馬尾水師學堂,培養了以劉步蟾為首的一批現代化軍事人才,日後成為北洋水師的主力;派遣幼童赴美留學,其中有日後有自耶魯學成的詹天佑;期間左宗棠去聖彼得堡逼沙俄歸還伊犁,中法戰争馮子才一戰成功,法國内閣倒台,趨于現代化的外交機制使中國的國際地位有所提高。同光中興,一片大國崛起的景象,想必那時的國人是何等自信滿滿飽含希望。
  甲午戰争無疑成了最大的劫數。戰争爆發的原因明朗,日本自明治維新起便把侵華作為既定國策,連日本孩童投石子時嘴裡也會喊着“打定遠!打鎮遠!”,狼子野心可見一斑。
  終于,朝鮮東學黨起義,中日在朝鮮劍拔弩張。此時慈禧已歸政于光緒,在頤和園裡逍遙,也隻當打日本是皇帝練手而已,光緒親政不久血氣方剛,滿是“迎頭痛擊”、“定殲此賊”的言辭,急于一戰以震皇威,朝臣們除了李鴻章這一系,也都覺可以一戰。彼時彼境,主戰派似乎頗有道理。洋務運動已經開展三十年有餘,北洋水師練成也已十年,主力艦定遠鎮遠乃當時世界第一流鐵甲戰艦,滿載排水量七千三百五十噸,主炮口徑三百零五毫米,可謂艨艟巨艦,不該示弱于蕞爾小國;也有建議先打服日本,才能換來談判桌上的和平;且滿洲乃清朝的龍興之地,丢朝鮮則東北危矣。清流派的說辭更是酸辣十足,指李鴻章怯戰是怕損失他一手帶起來的淮軍和北洋水師。
  李鴻章深知打不過日本,卻在戰略決策上出現了重大失誤,錯估了英國人在此事上的态度。他企圖聯合英國吓退日本,卻不知英國與俄國在遠東争利,急需盟友,此時中日一戰,英國正好兩國相争取其強,與之成為遠東同盟,果然馬關條約墨迹未幹,英日同盟随即達成,乃是後話。李鴻章的錯判造成高升号與八百将士石沉海底,成為戰争導火索。未宣而戰後,聶世成在朝鮮伏擊了先頭部隊二十餘人,此事傳到朝廷,竟成了殲敵一千的大捷,朝野上下信心倍增,光緒認為憑一腔熱血一班忠臣就能振興帝國無往不利,即下诏宣戰。
  平壤保衛戰,炮彈不濟,糧食匮乏,寒冬将至士兵着夏裝作戰,客軍作戰等不到給養,主帥葉志超知已不能支撐,歸家心切,撤退時遭日軍伏擊,遂至潰敗,連夜冒雨奔逃三百餘裡。旅順之戰,中國殊死激戰使日本傷亡慘重,日本窮兇極惡對我軍民屠殺。
  北洋水師未被封鎖前戰力頗為可觀,甚至派出海軍陸戰隊争奪炮台。直至被封鎖在劉公島。劉公島孤懸海外,沒有給養,前有日本聯合艦隊封鎖海路,後有日本陸軍包抄威海衛,北洋水師腹背受敵。兩艘主力艦身負重傷,沒有巡洋艦驅逐艦護航,出海即如靶子一般,日軍屢次用魚雷偷襲,定遠艦已擱淺,艦長劉步蟾遂服藥自盡。堅守二十天後,1895年2月11日,李鴻章終于電令丁汝昌撤逃,丁汝昌命下屬投降,當晚與幾個高級将領服鴉片自盡。17日,日本艦隊開入劉公島,北洋水師僅剩的十艘戰艦降下黃龍旗升起膏藥旗。隻有康繼号滿載不願投降而自盡的将士們的遺骸,未曾易旗。北洋水師至此全軍覆沒。史料記載當時細雨蒙蒙,天公戚戚,明明能赢的一場戰争卻落得這般下場。
  直到丁汝昌自盡,光緒才如夢初醒,從此心灰意懶不問戰事,甚至派人給李鴻章拍電報曰“南北兩地朝廷并重,非到萬不得已朝廷何忍言棄?”,既暗示李鴻章割地,又卸掉自己許以割地之責。電文被日本截獲破譯,談判桌上中國的底線被拿住。馬關條約簽訂割遼東半島和台灣,賠款兩億兩,若不是李鴻章在回旅館途中被槍擊,各國譴責日本,賠款的數目将會是三億兩。之後三國幹涉還遼,中國又付贖買費三千萬兩。兩億三千萬兩,自此中國幾十年内再無能力建設現代化國防力量,而日本得賠款立即擴軍備戰,直至1905年日俄戰争擊敗俄國。甲午被繳獲的主力鎮遠艦随日本參加日俄戰争後,被陳列在日本博物館以辱中華。
  甲午戰敗實是中國曆史上一個緻命轉折點,若說甲午之前中國尚可苟延殘喘,則甲午戰後大勢去矣。從此中國不再是東亞霸主,為世界所抛棄。然戰前的形勢一片大好,何以為會眼看他起高樓,眼看他宴賓客,眼看他樓塌了?
打仗所需的人才,中國并不遜于日本,北洋水師的将領早在福州船政局開辦時便儲備下了,劉步蟾等更是格林尼治皇家海軍學院的高材生,北洋艦上皆講英文,操練純熟,軍紀嚴整,絕不似想象般烏煙瘴氣。陸軍也非鴉片戰争時那般無用,士兵氣勢高昂,非貪生怕死之輩。軍隊數量方面自不必說,我軍如大象日軍如蝼蟻。如此慘敗,實讓人無法接受。
  戰後已兩個甲子,抹黑北洋水師的聲音未見消弭,如鄧世昌養狗作樂,劉公島妓院如林,炮管上晾衣曬被,“拔丁運動”等,有些污名屬空穴來風,卻是一百多年來人們笃信的談資,國人此熱衷于诋毀自己的海軍,實是辱沒了那些為國捐軀的忠魂,且把戰敗責任推給某些人是過于片面,大國的戰敗豈是個人所能左右的。
  日本當時正值國運上升期,國内上下一心,空前團結,為了發展海軍,天皇節衣縮食,皇後變賣首飾,國内精英毀家纾難,捐錢備戰,甚至有女學生賣身換錢捐與海軍,日本對此一役可謂全民皆兵,已然一個現代化國家的姿态。
  當年清帝國GDP不知是日本的多少倍,在國人眼裡日倭不過癬疥之疾。但兩國民間的動員能力相差一個時代,中國的戰争經費是向彙豐借來,國内精英也隻是罵罵李鴻章而已,國人認為戰争是朝廷的事,不是百姓的事。1888年光緒大婚耗資五百萬兩,慈禧退休,修頤和園耗資兩千萬兩,北洋艦隊自此未添一艦一炮。豈知主力艦定遠、鎮遠單艘造價一百七十萬兩,日本最強的吉野艦單艘六十萬兩,若一艘定遠配四艘吉野,加幾艘護衛艦組成一個特混艦隊,也不過五百萬兩,這兩千五百萬兩白銀若用于擴充軍備,即五個特混艦隊,加上北洋水師原本的兩個,若有七支特混艦隊,日本豈敢來犯。算這筆帳下來,憑吊甲午的地方應是頤和園而非劉公島,園裡一座十七孔橋便是一艘定遠,萬壽山與佛香閣就是一支特混艦隊,所謂蓋頤和園成中國甲午之敗勢定矣。然彼時卻沒人認為拿兩千五百萬兩修園子有何不妥,挪用海軍軍費修園子,李鴻章也是樂意的,不孝敬老佛爺,他的北洋和淮軍就難以運作。
  日本明治維新後出台的征兵法行之有效,軍隊訓練有素。而中國軍隊雖然人數可觀,真正能打隻有淮軍。淮軍是李鴻章一手帶出,将士自然更效忠于李中堂,北洋水師亦然。梁啟超先生對李鴻章的評價我深以為然,所謂譽滿天下,未必不為鄉願;謗滿天下,未必不為偉人。吾敬李鴻章之才,吾惜李鴻章之識,吾悲李鴻章之遇。甲午一戰,可謂李鴻章以一人當一國,則朝中的清流難免酸妒掣肘,雖然戰勝皆大歡喜,但若戰敗也可借機扳倒政敵。
  所以甲午戰敗,李鴻章成為千夫所指,也就理所當然。與康有為等滿口的漢奸國賊不同,朝中清流派更曉得蛇打七寸,指李鴻章結黨營私。淮軍中丁汝昌、聶世成、張樹生、劉銘傳等皆為李的安徽老鄉,也不冤枉。但當時的社會結構,不任用親信,難以成事。海戰過程中,張之洞空口諾援,實則未調動南洋水師一兵一艦以援北洋,唯李鴻章的弟弟,時任兩廣總督的李漢章派了廣東水師三艘軍艦前往劉公島解圍,然無異于以卵擊石。日軍企圖陸上包抄威海衛,圍困北洋艦隊之時,李鴻章屢次上折求援,未見動靜。日軍登陸山東半島後,山東巡撫李炳恒隻管在威海衛外圍設防,而坐視威海衛失守北洋艦隊被包抄,甚至不讓雲貴援兵去支援。隻因這李炳恒早年未受李鴻章庇佑,投了李的政敵張之洞,此役他就要冷眼旁觀,看李的笑話。
  這種聳人聽聞之事,彼時在國人看來則順理成章,中國自古以來傳承的君臣父子師徒處處講人情世故。仕人皆曉受恩于公堂,拜恩于私事。升官受賞,看似朝廷知人善任,實則定是拜某大人恩賜提攜,表面是朝廷的官,私下是某大人的人。美名曰門生故吏滿天下,久之則黨同伐異争功推責,所以辦事效率低下,成事之人愈少,敗事之人愈多。即使如李左張等國之棟梁,也難免因黨争而誤國事。故中國雖配備電報鐵路洋槍火炮,但人與人之間的協作水平仍停留在一個前現代化國家。很難說北洋水師的劉公島之殇是源于平壤失守,大東溝海難還是威海衛之圍,有時扼腕歎息,若我們真能撞沉吉野似就可扭轉戰局。但縱觀彼時人與人、黨羽間見死不救甚至落井下石,卻不是一朝一夕可被扭轉的,如此看似偶然而令人惋惜的失敗,實則是一個前現代化國家被一個現代化國家打敗的曆史必然。
  洋務運動乃至甲午戰争的失敗,中體西用是症結所在。雖然三十年洋務運動在中國曆史上可謂死水微瀾,使積貧積弱的老大帝國看到一絲複興的希望,卻最終沒有使中國向現代化國家邁進,曾李左張不可謂不是國之棟梁,然大廈将傾獨木難支,大國崛起夢最終随着北洋水師的覆滅而破産。
  如今改革開放也已三十多年,不知一百多年前國人之心境是否也如我們一樣自信滿滿不可一世。甲午戰敗看似久遠,也不過兩個甲子,如果我們記住的隻是仇恨,那麼我們這個國家就還在走向現代化的路上。結尾處想起當年洋務運動如火如荼,帝國一派振興之象時,兩廣總督張樹生的遺折中的一句話:中國移其體而求其用,就令鐵艦成行鐵路四達,果足是餘?

(核化冶院分析測試中心    李梁)

快速訪問
中心簡介
技術實力
專業資質
服務項目
網上下單
快速聯系
電話:010-51674999
傳真:010-51674123
郵箱:fxzx@caifu24814.cn
版權條款
版權聲明
服務條款
網站地圖
備案号:京ICP備05052292号-2
隸屬機構
核工業北京化工冶金研究院
地址:北京市通州區九棵樹145号